苏一然绝对算不上什么善男信女,平日碰见看不惯的事,也不会冲上去当什么烂好人多管闲事,但是作为一名钢铁直男,他也没什么好脾气。

  “你女儿明明做错事了,你这个当父亲的怎么还反过来帮她?”

  脸上一直挂着笑容的男子没想到苏一然张嘴就蹦出来这么一句话,在笑容逐渐消失的同时,说道:“年轻人,我想以我的岁数,还轮不到你来教育吧?”

  “为人处世向来以达者为尊,如果以年龄论资排辈,监牢里的犯人们上哪说理去?错了就是错了,希望你能虚心接受?!?/p>

  “你…年轻人,我们素不相识,你帮我这个忙赚点外快,这不是一件双赢的买卖吗?为何咄咄逼人呢?”

  苏一然不加掩饰的回答道:“我觉得赚钱分两种,一种是该赚的,一种是不该赚的。在我看来,你的钱属于不该赚的,你找别人吧!”

 ?。?!看;(正版!√章…节#上b酷匠qS网c0!

  男子根本没想到苏一然会用如此强势的态度回怼自己,本就不善言辞的的他“你…你…”了半天也不说不出下文。

  站在一旁的女孩见此,伸手将男子拉倒身后,满脸不屑的看着苏一然说道:“你跟这种自视清高的穷学生废什么话,你也不看看他穿的,浑身上下加起来还不到一千块呢,全是地摊货,我们换个人就好了,有钱还怕找不到翻译吗?”

  听到这话大受安慰的男子脸上重拾笑容道:“说的对,我们再找一个人就好了?!?/p>

  卧槽!苏一然很少爆粗口,但在此刻他真的忍不住的想骂人,这到底是一对什么奇葩父女?自从苏一然获得系统以来,他还没受过这份气呢!

  向来怼人从不分男是女的苏一然丝毫没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阴阳怪气的说道:“以一个人的穿着论长短,我想你也不过是一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罢了!听好了!首先,我不是什么留学生,我可是代表龙之国艺术协会前来参加画展的!其次,我的一副画有人愿意花十万去买,希望你在有生之年能靠自己的双手赚到十万,而不是靠你的父母在这狐假虎威!”

  女孩也不是什么简单角色,非常冷静的双手环抱于胸前回呛道:“切…吹牛谁不会?谁知道你说哪句是真的?你看上去比我还小吧?小弟弟我劝你回家了还是多点读书,将来长大了努力先赚到十万再说吧,好吗?”

  “呀哈?你还挺会胡搅蛮缠???”

  苏一然掏出裤兜中的参展工作证件,幸好早上在爷爷派发证件的时候自己顺手将证件放在了裤兜里,要不然还真说不过她了!

  将证件递给女孩的苏一然坦然的说道:“请你仔细看看,这是什么!”

  接过证件的女孩也不知有没有仔细看,随手将证件正反面翻看了两下就丢给苏一然道:“这年头办假证的地方多了去了,这要是在国内,像你这种随身携带假证的孩子,我现在都可以报警抓你了。我劝你年级轻轻的不要当什么骗子,还是抓紧转行吧,现在还来得及!”

  慌乱的接住证件,才没让证件掉到地上的苏一然被女孩这颠倒黑白的能力长了见识,他还是第一次碰见比自己还会能说会道的对手。

  清楚跟这种人讲不出结果的苏一然懒得多废话,在留下一句“劝你以后善良”后,就转身离开了。

  而女孩如同斗胜的公鸡般微抬着下巴,目送着离开的苏一然高呼道:“小弟弟记得以后别当骗子了!”

  待苏一然走远,站在身后的男子才轻声说道:“小姐,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

  女孩转过身怒气冲冲的说道:“张叔叔,你也是看着我长大的,怎么就没从我身上学到点东西呢?还是这么善良怎么行?容易被人欺负的!你看吧!你刚才就差点被一个毛头小子给欺负了!”

  “嘿嘿…保持这份善良才能照顾好小姐呀?!?/p>

  男子的憨厚让女子无奈的扶着额头大呼道“救命??!”

  深吸了几口气才理顺呼吸的女孩说道:“好了,咱们接着演父女俩,有钱还怕找不到翻译不成?苏一然是吗?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在诓我!”

  原来,女孩刚才表面装作不在意的模样,实则已经偷偷的将苏一然证件上的信息记下了。

  ………………

  走在街上闲逛的苏一然并不知道自己误会这对组合的身份,也不知道新的一轮麻烦马上就要找到自己头上来了,不过估计哪怕他知道了也不会太过在意吧。

  正在寻找新的娱乐方式的苏一然,早就已经将这个刁蛮的女人抛之脑后了。

  一路闲逛,不知不觉中苏一然再次来到了昨天的那家乐器店的落地窗前,不过再三衡量之后苏一然还是没有进去。

  “还是等画拿回来了,带着礼物再来拜访您吧?!闭驹诼涞卮扒暗乃找蝗蛔匝宰杂锏乃低暾饩浠?,就转身往回走去。

  实在找不到事做的苏一然懒得费劲,干脆躲在房间里画素描练习画功,一直到了参展的前一天,按照流程,今天他需要陪顾山河走一趟,也是他第一次前往展馆现场的日子。

  被这两天憋坏的苏一然,内心还有点小激动,大清早的就坐在了酒店大厅等待顾山河的到来。

  这一等,苏一然就等了一个多小时,才在上午九点四十分,见到顾山河走来的身影。

  早已等的不耐烦的苏一然哪还有什么小激动,已经恢复往日状态的他,自然的起身向顾山河挥手示意道:“爷爷,我在这呢?!?/p>

  今天的顾山河看上去状态并不太好,甚至双眼还带着浓重黑眼圈,整个人仿佛老了十岁之多。

  见到这幅模样的顾山河,苏一然担心的走到其身旁扶着他在大厅沙发坐下问道:“爷爷,您这是怎么了?你这黑眼圈感觉都要掉到下巴了?!?/p>

  “哎…”

  顾山河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一然阿,待会在场馆碰到孙浱,你要保持好平常心,他已经知道你的存在了,今天绝对会刁难你的,知道了吗?”

  听到这里,苏一然已经大概的明白了,八成是孙浱昨天跟顾山河碰面时说了些什么,才让这位老人一夜没有休息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