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男子却是愣住了,这人不是都应该有个好奇心的吗?自己猜出了刘岩悯这么大的秘密,为什么此人却根本就不去关心,相反却只是在关心自己到底是谁?醉酒男子停顿了一会,收起了笑容,然后自我介绍道“在下颍川人,姓郭,单名一个嘉字”。

  “郭嘉,郭奉孝”刘岩悯听后,当即就脱口而出。

  郭嘉呆呆的望着刘岩悯,心下却是十分的费解,此时的郭嘉其实并不是十分的有名,他此次来洛阳其实是有目的的,那就是择一民主,主选谋,谋择主,这是一个恒定的定律而已,可是为什么刘岩悯一直都没有表现出对自己的好奇,却是在听到名字后,做出如此大的反应呢?难道他听说过自己?可是这不应该??!刘岩悯不是庐江人吗?为什么会识得自己?这会却是郭嘉表现出了吃惊的神色。

  “太守大人这是听说过我?”郭嘉还是决定问个明白,自视甚高其实有时候并不占优势,就比如说现在,因为他总觉得自己才是操控一切的人,可是却不曾想有一种被别人看透的感觉,就比如说现在,他觉得自己完全就是被刘岩悯给看透了一般,这种感觉其实让他十分的不爽。

  刘岩悯听到郭嘉如此,也发现是自己失态了,忙轻微的掩饰了一下,心中却是惊喜万分,可以说刘岩悯自己,完全就是觉得这是撞了大运,不知道是上天的照顾还是如何,自己本来还想着怎么寻找这些谋士与将才,却不想老天爷对自己是如此的眷顾,先是让自己救了鲁肃,后又是让甘宁主动送上了门,还有黄盖,就在自己还没来得及高兴的时候,这黄盖才来几天,就让自己碰上了郭嘉,郭奉孝,这还能让他不激动!恐怕那就是真的奇怪了。

  收拾了一下,刘岩悯先是摇了摇头,后又点了点头“奉孝先生不必惊奇,我也是此次上京在路上听说过先生的一些事迹而已,为此也可以说是久仰大名,不过没想到却是在这般情况下认识先生,刚才如此到是失态了,还望先生莫怪”。

  郭嘉心中惊疑不定,入京,庐江入京又不过颍川,即便过得颍川,也不一定会听说自己,比自己有才之人,那是多了去了,为何就听说过自己?郭嘉没有答话,刘岩悯也看出了郭嘉的疑惑,可是郭嘉的名刘岩悯知道,可是他那些少年的事迹,刘岩悯却是毫不知情,见这谎话要被揭穿,刘岩悯突然端起酒杯,对郭嘉笑道“先生不必介怀,有些事情不过是听说而已,表现失态也如常事尔”。

  刘岩悯不想继续纠结这个问题,郭嘉却是想破脑子也想不出还能有什么理由能够解释刘岩悯听说过自己,郭嘉本来还想深问,可是初次相识,他也不好问之,正纠结着,听刘岩悯这么说,也只好端起酒杯与刘岩悯差过了这个话题。

  刘岩悯心中是松了一口气,不过却是在想要如何说服郭嘉来帮自己,其实文臣一事,的确是让刘岩悯十分纠结的,鲁肃虽有大才,不过却太过仁慈,试想火烧赤壁,周瑜几次三番要杀掉诸葛亮,可是却都因为鲁肃相助,而让诸葛孔明给活了下来,这就是鲁肃的忠义和仁慈,其实并不太适合领兵,虽有才智,不过却又有些愚钝;而现在如果郭嘉能够帮自己,那么情况就不一样了,郭嘉是什么人,那可是三国的第一谋士,而且还是鬼才谋士。

  曹操曾说‘使孤成大业者,必此人也’。

  刘岩悯既想成就大业,那么郭嘉就是他现在的上上之??;就在刘岩悯思虑该如何说服郭嘉帮助自己时,郭嘉却是开口打断了刘岩悯的YY。

  “公在一年不到之间成为了太守,这又即将成为征北将军,不知道公如何看待这大汉天下”。

  郭嘉是一浪子,此次入京就是因为他想择一明主,可是自己名声不显,拜访过一些他自己认为的熊杰,可是交谈之后却并不能入得他的法眼,以至于在洛阳还没有一个真正的落脚之处,刘岩悯郭嘉也的确想要相会,不过他却是想着再刘岩悯受封之后,在城门与其相会,却不想今夜却如此突然的相遇了,相遇是种缘分,而且刘岩悯还是在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身份的情况下,都能够邀请自己喝上一杯美酒,从此郭嘉看到了一丝希望,不过刘岩悯对时事政治又是如何的一种心态,这就让郭嘉比较感兴趣了,如果说刘岩悯入其他熊杰一般,还是没有看出这大汉天下的主要问题,那么这第一次见面,或许就是二人的最后一次见面了。

  郭嘉对天下的局势看得很清楚,这事刘岩悯是偶然在一本书中看过的,本来刘岩悯还在想着怎么告诉郭嘉自己的想法,却不想郭嘉却是给刘岩悯搭了桥。

  刘岩悯哈哈大笑,再甑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后两眼注视着郭嘉,然后才徐徐说道“自恒帝以来,黄巾四起,朝廷混乱,宦官理政,说句大不敬之话,这大汉恐怕将亡也”。

  刘岩悯很是直接,既然郭嘉已经明白大汉将亡的道理,那倒不如给他说破来得直接一些,也免得两人相互猜忌。

  j酷匠l\网U正)版:s首@发)0

  果然郭嘉听后心中一喜,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变化,相反他还继续问刘岩悯道“那不知大人觉得这日后天下将会如何?”。

  “朝代终须更替,这一点又何必名言,奉孝不是早就已经看透了吗?”郭嘉一脸的震惊,话是刘岩悯说的,自己到现在是什么都没有说过,可是刘岩悯又是怎么知道自己心中所想的,虽然自己心中的确如此所想,可是却从来没有表露过心计,他与刘岩悯不同,这里是刘岩悯的地盘,刘岩悯说什么,都是安全的,可是自己不一样,自己独身一人,如果到处乱说,那恐怕就会引来杀身之祸,可是自己一直以来都十分的注意,但是为什么刘岩悯会这么说。

  “大人,小的可不敢如此想??!”郭嘉不敢承认,两人还没有到那个份上,于是连忙开口推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