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房间,又是一个很能展现楚珺胆略的细节被任三注意到。

  这座城堡似的建筑,长廊采用的乃是感测人体的照明灯,随着楚珺走出屋子的那一刻,长廊便被照亮,可即便这种情况,楚珺只是低着头向前走,丝毫没有回头去看任三的意思。

  他也不在乎任三能不能跟得上,也不想再多出些无谓的变故。

  书房,在二楼长廊的尽头,楚珺轻轻转动门把手走了进去,一进屋便直接坐在了书桌前的主位上,在心里默默数着:

  “一,二,三......”

  三秒钟数完,任三的身影出现在书房的门口,这让楚珺的眼神微微一凝——

  书房的空间很大,摆放了很多书与精致的摆件。

  任三不疾不徐,毫无遮掩,带着笑意走向楚珺身前的那把客椅。

  这一段距离,足够楚珺上上下下的将他打量一遍,同时,任三也在打量这位让他很欣赏的家主。

  这是一个很魁梧的中年男人,与他的儿子或者说自身的地位,在形象上有些不符。半长的头发背在脑后,胡子没剪,却修的很漂亮,方正的脸孔与眉间那深深的“川”字,表明了这是个很有主见,也很强硬的人。

  这个时候,任三已经走到了椅子前,毫不客气的落座了。

  楚珺凝视着他,没有开口的意思。

  任三觉得自己理应先说些什么,转头看了看四周的布置,任三笑道:“楚家主是个很渊博的人?!?/p>

  任三用的是肯定句。

  楚珺面无表情,说出的话却带着锋芒,没有半点受制于人的样子:“身为楚家家主,虽然楚家有些没落了,可只要我想,每天我都可以活在赞美中,而且我保证,这些人的语言要远比你华丽的多?!?/p>

  任三微微颔首,领了楚珺的不满。

  见任三没说话,楚珺话锋一转,平静说道:“阁下深夜来此,想必是有极重要的事情,不妨说与楚某听听。若是楚某做得到,必定尽力而为;若是做不到,楚某的项上人头在此?!?/p>

  楚珺的语气很坚决,坚决到任三毫不怀疑。

  可正是因为不怀疑,任三才有些头疼。

  眼前的楚珺,显然不是一个受制于人的家伙,即便在这种情况下,一人想从自己的身上找到主动权,而且料定自己必有所求,摆出一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架势。

  说白了,就是让任三提要求,要是他能办得到,我就给你办;办不到,不好意思,免开尊口,杀了我吧。

  每个人都会怕死,楚珺当然也怕,但作为一家之主,生命与某些东西相比,显然轻于鸿毛。

  任三有些无奈,他沉吟着,看着楚珺,开口了:“楚家主何必要把我推向您的对立面呢?若是我今晚的行为让您感到不舒服,我可以向您道歉——只是还请您理解,如果可以光明正大的走门,没人会选择跳窗的?!?/p>

  楚珺怔了一下,没有说话,神情却有些缓和,显然有些被任三说动了。

  任三松了口气,他只是想表明自己的苦衷,而且,他可不认为楚珺的态度会发生什么转变,顿了一下,任三笑着道:“在说话之前,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任三?!?/p>

  任三一直盯着楚珺,他看到,在他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楚珺的眼神闪过一抹错愕,旋即隐没。

  楚珺嘴角勾起一丝嘲讽,冷笑道:“我倒是谁呢,原来是上州大名鼎鼎的任少!哼,只是不知,任少何时变成了一个偷偷摸摸出入我楚家的梁上君子?”

  楚珺的嘲讽毫不留情,甚至在清楚了任三的身份之后,心里那点最后的紧张都消失了。

  虽然嘴上嘲讽,可楚珺知道,任三的确是一个很有实力,或者说很有胆识的一个人,同时,他的野心很大。

  这是一个家主在资料上得来的很睿智的判断。

  这样的一个人,深夜用这种不光明的手段来找自己,显然正如他所说,是有难言之隐的。

  这种人,是不会做出匹夫一怒,血溅五步的事情的。

  任三笑了笑,没有因为楚珺的嘲讽而感到恼火亦或是尴尬,而是坚定道:“我相信楚家主一定会很乐意看到我的?!?/p>

  楚珺不屑道:“楚家虽然没落,也还不需要搭你的顺风车?!?/p>

  任三脸上适时出现一丝讶然,疑惑道:“难道楚少爷的命在您的眼里这么不值钱?”

  “你说什么!任三!”

  楚珺的巴掌拍在书桌上,一瞬间,仿佛一头暴怒的雄狮!

  他不允许任何人威胁到他的儿子!即便是说说也不行!

  楚珺的眼睛里充满杀意。

  任三不为所动,微微一笑,再次重复他刚才的话:“我说,您儿子的命难道您一点都不珍惜吗?”

  “别废话,快说你的来意!”

  ◎酷/匠/网正xp版^“首j发l0"'

  在楚承重的问题上,楚珺没有一丝一毫的耐心,也没有一丁点身为楚家掌舵人的深沉。

  任三没有继续卖关子,而是非常直接了当的告诉他:“我能救楚少爷的命,能够让楚家的香火延续下去!”

  他说完——

  “哈......哈哈,哈哈哈!”楚珺看着他,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拳头捶在桌子上爆发出一连串的笑声。

  不是开心,而是苦涩。

  笑了很久,楚珺终于停了下来,抹了抹眼角笑出的眼泪,如同看小丑一样看着任三,大声讽刺道:“任少,我相信您不是傻子,可同样的,作为回报,虽然我们没有合作的可能,可我也不希望您把我当成傻子,好吗?!”

  面对质问,任三没有说话,他直接用了最直接的方法——

  一道磅礴异常的青灰色灵气从他的身体中涌出,直入楚珺的身体!

  “你——”

  指着任三,仅发出一个字,楚珺便闭上了口。他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焕然生机......

  “你——”楚珺捂着自己的胸口,不可思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你不需要知道,我只能告诉你,我有办法救楚承重的命,退一万步说,就算救不了他的命,我也可以让你重新开枝散叶!”

  楚珺还没有从震撼中清醒过来。

  “楚家主,接下来我的话,您可要仔细听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