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午饭后,过来的香客突然增多,更多的是冲着王博来的。

  原来早上来的香客村民们,终于把消息传出去了,连镇上也有人开着摩托车拖拉机赶过来。

  莲台寺来了个神医,不光免费看病,还能送药,这都不算什么,重要的是他诊断极准,特别是能正骨能治腰腿损伤酸胀,还现在能帮人针灸。

  一经他正骨,一些颈椎胸椎腰椎有问题的,都一按就好?;褂心钦刖?,风湿肌肉损伤都管用。他把脉也是一把一个准,等于是免费体检了。

  宋造在一旁瞧着,心想,原来安排的公司里的员工都不用来了。

  还担心说人数上不够,这下要担心的是粥不够了。于是他来到厨房里,让人把粥给快煮上。

  外面都把洗澡用的木桶都抬出去了,铁锅也都煮过后洗涮了个干净。

  “不用放太多米了,稀粥就行了,料子也不用多加?!彼卧旌白?,他也看出来,那些村民根本就不是冲着粥来的,而是冲着王博来的,有人一口喝完就跑到王博那边去排队。

  “宋叔,那不大好吧?”妙音还认识宋造,四五年前宋造就来帮过忙。

  “先把量弄上去再说了,外面的人都排到寺外了,要是粥供应不上,后面还输在这上头,那不白瞎了吗?”

  妙音这才答应,她倒不想让那些村民回头说粥不好喝,坏了莲台寺蘑菇香粥的名声。

  “大妈,你这停经是很正常的事好不?你都更年期了。什么叫更年,就是不比年轻的时候了。你精神萎靡跟这没关系,来,拿两袋菊花茶去喝,调整下身体?!?/p>

  “妹子,你这叫什么?叫相思病,你想男人,也来找我看?我可治不了。这样吧,这本电子书,是叫泡汉子十八法,加我个微信我传给你吧?!?/p>

  “我说大哥,你不要喝那么多药酒,你这是治十二指肠溃疡的,这药酒方子不对。来,我给你开个方子。山药八百克、山楂四百五十克、枸杞八百克、大枣九百二十克、麦芽三百六十克、肉豆蔻一百五十克、小茴香一百二十克、陈皮三百二十克、砂仁四百三十克、白屈菜三百二十克、橙皮一百五十克、延胡索三百二十克、四十度白酒六点五千克……什么?有些不认识?不认识你找中药堂去啊,笨不笨??!”

  一些村民都轰然大笑起来,那位大哥就红着脸拿着方子走了。

  “大家别挤啊,都给我排好队了,谁要插队,我就抽谁!”

  何心在那拿着根棍子在指挥着,她那单凤眼一盯谁,谁就吓一跳,有她在,倒是没人敢胡来。

  何心还往寺外看了眼,停车场停满了车,停不下来的都停到公路上了。排队的人呢,也都沿着寺墙一路排到旁边的野地里去了。

  这还真是难得一见,比宋造以前叫人来还夸张。

  “喂,让你别挤,你挤什么???”一个村民朝后面的人一喊,那人就红着脸赔不是。

  “队伍别排直线啊,排曲线,绕着来懂了吗?”王博看这要再排直线,那能排到山上去了。

  “对啊,怎么没想到,把队伍弯起来?!焙涡木僮殴髯右缓?,指挥村民在寺里绕着殿排队。

  这样的话,又能多排个百八十人了。

  “老哥,你这病比较难治啊,”王博掐着一个男人的手腕,一脸苦恼,“你这是年轻时跟人打架伤了胃吧?”

  那人一拉起衣服,就看胃那里一个铜钱大的刀疤,一看就是被人捅的。

  “给人拿刀给捅伤了胃,到医院做手术,就把受伤的胃给割掉了。我原来还是个胖子,后来胃小了一块,就也吃不下多少东西,人就瘦下来了?!?/p>

  嗬,好嘛,跟做了胃束带手术一样,算是另类的减肥了。

  “现在胃有时又痛起来了,去医院查也没查出什么原因,我就想来这里看看?!?/p>

  王博把手缩回来,写了个方子递给他:“你按方子里吃的,先改变饮食习惯,剩下的就慢慢来吧,要养很长一段时间了。你是不是还有突然打嗝的情况?”

  “对,有的,还有些胃酸逆流?!?/p>

  “是跟胃气有关了?!蓖醪┠没乩捶阶?,又增减了些食物,“早上还是喝热的好,牛奶豆浆都行,都要喝热的。中医对胃气的讲究是,‘寒者温之、热者寒之、虚者补之、实者泻之’,又讲‘通则不痛’,你先按方子吃吧?!?/p>

  “谢谢大夫了?!?/p>

  经过这半天下来,也没人敢看着王博年轻就不当回事了,毕竟一上午就治了那么多人。

  到得下午五点,看着还有人排着长龙,王博就让何心去叫人不要排了,要不这到晚上九点十点也完不了。

  M酷匠网永Mx久免u费看?。。ニ祡V0

  谁知这时开来两辆宝马车,都是x5,硬挤到停车场那停下车,就下来四五个人,先过去领了粥,就要去排队。

  “不排了,今天不看病人了?!?/p>

  何心上去提醒他们,那几个彪形大汉顿时不干了。

  “我们从前田镇来的,就是为了看病的,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不说那大夫看完今天吗?这还早吧?这才五点??!”

  “说不看就不看,你们聋了吗?”

  “草,你什么意思?要不看你是个女的,我抽死你!”

  “女的就不能抽了吗?不能抽就插??!”

  那些人都大笑起来,显然没把何心当回事。宋造皱眉要走上去,没等他走到寺外,就听到一阵的痛叫声。

  何心出手了,她也一点情都没留,只几下就把那几个人的胳膊打断。

  还一脚踩在那说要插她的人脖子上,提着他的胳膊,看着他惊惧的眼神:“你有种就再说一句!你说要怎么我?”

  那人吓得连尿都快流出来了,他哪想得到一个长得有点怪的女生,动起手来比那些打拳的还厉害。而且下手之狠,完全没把法律放在眼里啊。

  “我没说,我什么都没说,我,对不起,对不起……??!”

  何心手一拧,那人的胳膊就断了,跟那同来的人一样。

  宋造看地上躺着那六个家伙,又看村民都睁大了眼,吓得也不轻,就挥手让人把他们带上车送走。要不然在这躺着滚来滚去的也不像话啊,又不是泥鳅蚯蚓。

  “这些就是人渣,连人都不算,嘴那么贱,我该把他们的舌头给割下来?!?/p>

  何心说着就想叫下车,宋造忙拉着她说:“真要把人弄死???”

  “那留着他们干什么?祸害不了我,就祸害别人吗?”

  宋造也不知怎么跟她说,这世界除了黑白,还有许多人走在黑白之间。再说了,何心也不是黑白分明的人,她是对得罪她的人不留情。

  “大师姐,今天我们赢定了吧?”

  不光奉天寺的人在数碗,妙慧也在数,这一天下来碗都有两千多了,比以前人最多的时候都多出好几百碗啊。

  这三年莲台寺和奉天寺加起来也没那么多,算是破了记录了。

  倒是妙音妙慧那些师太都累得够呛,煮粥就算了,光是舀粥,手臂都抬不起来了。

  “也不好说,你问问师父吧?!?/p>

  妙霜也没把握,虽然看上去是远超往年了,可奉天寺也不是白给的,智全都让黄毛来闹场了,谁知道他们会搞什么。

  王博还在那看病,等到六点,人游就少一大半了。

  “老大爷,你这年纪了还想那种事?”

  “人老心不老嘛,我就不能想了?”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是跑来要蓝色小药丸的,王博很大放的给了他一些霸王举鼎。

  “你要省着点用,一次就一小勺就行了,药劲特别大,要是用多了,你受不了的?!?/p>

  都八十出头了,还想着那种事,还真是老而弥坚啊。

  等人都看完了,王博一看时间都快七点了。蹲在台阶上的妙霜她们早就喝过粥了,就是这最后喝的粥,都是稀粥,晚上想必还会饿。

  妙霜就给慧年打电话:“师父,那边多少?”

  “我刚让你师妹算过了,这里一共是八百三十九碗,你们那里呢?”

  妙霜冰山一样的脸也终于露出笑容,捂着手机对紧张地看过来的师妹们说:“八百三十九碗……”

  “哇!”

  妙音跳起来就拉着妙慧的手在喊:“赢了赢了!”

  妙莲也激动的攥着手,在那大喊大叫:“我们赢了!”

  连何心都欢喜的笑着,连续输了三年,总算扳回一局了,这可真是太不容易了。

  王博也很高兴,捧着粥碗呵呵笑着。

  能来领粥的村民,都是附近的,莲台寺有王博相助,此消彼长之下,结果也是能预料到的了。

  只是谁也没想到,奉天寺连一半都赶不上,这次输得这么惨。

  成通那两名师弟连头都抬不起来了,也不好说什么,看着大家都在高兴,就在想另一件事。

  整个莲台寺都沉浸在喜悦的海洋中,妙霜却马上想到了。

  “我们现在就去奉天寺,把那些和尚叫过来念经,念《白衣观音经》!”

  “对,我们这就去奉天寺!”

  累了一天,可想到那些和尚要过来跪在三佛殿前念三天三夜的经,这些师太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在妙霜的带队下,只留下妙音守家,都赶去奉天寺了。

  妙莲蹦蹦跳跳的,一点也不像二十出头的尼姑,像是个提莫。

  王博跟她走在一起,笑吟吟地看向远处灯火亮起来的奉天寺。

  “他们不会不认账吧?”

  “他们敢,大师姐打死他们!”

  “妙霜师太的功夫很厉害吗?比何心还厉害?”

  “何心在大师姐手下过不了三招!”

  靠!这么暴力?王博吓了一跳,看妙霜回头扫过来,干咽了口水,这位师太可千万得罪不得啊。

  来到奉天寺外,慧年带着两名徒弟站在门口,奉天寺的和尚已经换好僧袍,排好了队。

  “智海师伯呢?”妙霜一看智海不在就问。

  “他有重病在身,这次就不去了,这位是何心带来的大夫?”

  慧年眼神越过王博看向站在宋造身后的人身上。

  “不是,他才是?!?/p>

  妙霜一指,慧年就愣住了,没说这么年轻啊。

  “见过师太!”王博也吃了一惊,慧年师太不像五十岁的人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