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初为人父的喜悦,叶尘脸上洋溢的笑容,因为外面传来的声音瞬间烟消云散,叶尘没想到最开心的时候,竟然碰上何心妍这神经病女人拍门。

  注意到叶尘脸色微变,一脸不爽,布兰妮问道:“冥王,你脸色不对劲,战神找上门来了吗?”

  “一个比战神更难搞的女人,先关视频,过后跟你解释?!?/p>

  “冥王...冥王...”

  叶尘不管布兰妮呼唤,不给布兰妮把话说完,直接关掉视频直播。

  视频被关闭,布兰妮很不爽,她好不容易告诉叶尘怀孕的消息,不出一会,被人打扰她和叶尘的聊天不说,更是使得叶尘关闭视频。

  “冥王,不管刚才怎么回事,下次你不给我解释清楚,我布兰妮到你家里闹!”换上电脑以后,布兰妮耍着女人的小脾气说道。

  她虽然清楚,叶尘主为了打听战神消息,主动联系的自己,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叶尘主动联系,只是这场来之不易的视频,没让她过瘾,却已经被关闭,她真的很不爽。

  所以,布兰妮决定找个时间,亲自去华夏寻找叶尘。

  就在布兰妮做出找叶尘决定以后,何心妍再次拍门,叫唤叶尘开门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何心妍拍门的手,不偏不倚拍打在叶尘胸口之上。

  看到叶尘满脸不爽的模样,何心妍忘了收回拍打在叶尘身上的手,轻哼一声不满的道:“这么久才来开门,你没听见我拍门吗?”

  “小爷在看欧美的爱情动作片,看得正带劲,没空开门,这回答你满意吗?”

  甩开何心妍拍打在胸口上的手,叶尘故意色咪咪的盯着何心妍胸口位置,贱贱的道:“啧啧,你该不会看完片子心痒难耐,故意穿这模样,来勾引小爷的吧?”

  因为洗过澡以后,何心妍没有穿内内的缘故,使得白色丝质睡裙紧贴在身上,给人一种若隐若现的感觉,将其性感的窈窕身材完全凸显出来,很是勾引人。

  所以不能怪叶尘轻佻的调侃何心妍。

  “你这很渣真的很让人恶心?!焙涡腻撑?,整理睡衣以后,直径从叶尘身边进去,“我有话跟你说,关上门进来?!?/p>

  这一刻,何心妍把叶尘房间当做自己家一样,往床边坐下,拿过枕头搂在身前,防止叶尘的眼睛不老实到处看。

  叶尘也是醉了,何心妍这神经病女人究竟有没有搞清楚状况?

  这里虽然不是他家,房间却暂时属于他,但何心妍好像这里的女主人一样,不等他同意,直接闯进房间往床上坐下。

  接下来,何心妍是不是会躺上床,然后嚷着他叶尘人渣陈世美,吃干抹净,不负责?

  经历了上次被何心妍倒打一耙,污蔑睡了她何心妍一事,叶尘故意拉开距离,往电脑椅子坐下,点燃香烟抽上一口,翘起二郎腿淡淡的道:“工作上有问题找我讨论,随时欢迎,如果需要解决生理需求,对不起小爷不是三陪,不干这事?!?/p>

  “人渣,你把我何心妍当什么,银荡女人,主动送上门吗,你省省吧?!焙涡腻闹械呐鸨?,“我何心妍再犯贱,也不会找你这人渣解决生理需求?!?/p>

  “还有,别在我面前摆款,看得我恶心?!?/p>

  叶尘翘起二郎腿,摆出一副主人家的模样,让何心妍很不爽,但何心妍又不能够把叶尘怎样,只能在语言上怼叶尘。

  一来,叶尘身上的衣服,加起来起码十万块,二来叶尘总是一副大少爷,高高在上的模样,所以让何心妍认为,叶尘故意摆款挤兑她。

  叶尘不知道该哭还是笑,这里是他房间好吗,他喜欢怎样摆款就怎样摆款,如果何心妍看不惯,可以滚蛋滚出去??!

  在他房间,跟他叫嚣,算怎么回事?

  “继续废话的话,给小爷滚出去?!币冻玖成淞讼吕?。

  面对冷着一张脸的叶尘,何心妍认为叶尘故意吓唬,不害怕不说,同时显得更加的嚣张,“叶尘,当初你睡我一事,今晚我要和你算清楚,把事情给解决了?!?/p>

  “算清楚?好啊,你想怎么算?”叶尘嘴角微翘勾勒出弧度,流露出冷冷的笑容,“要小爷负责任,还是要一笔钱,好让你立刻滚蛋离开我房间?”

  叶尘拍了拍额头,“我明白了,肯定你弟弟欠了太多钱,无法偿还,所以借着我送你去酒店那事,敲诈小爷对吧?”

  “也好,如果给钱能够甩开你这神经病,小爷给了?!蹦霉业揭徽乓锌?,叶尘甩给何心妍,“银行卡里面有一百万,我想怎么也够赔偿你...”

  “叶尘,你别太过分了?!焙涡腻砩系囊锌?,怒不可遏的道:“我何心妍找你,不是为了钱,是为了讨个公道?!?/p>

  “你有钱了不起,有钱就可以随便羞辱人,以为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叶尘撇撇嘴,无所谓的摊摊手,“你说对了,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如今的社会,除了权利以外,毫不夸张的说句,有钱的确可以为所欲为,只要有钱,哪怕有权利的人,都得听你说话,为你做事。

  只要你足够有钱,谁都得给你面子,谁都得好像摇头摆尾的狗来讨好你。

  酷匠uE网K正%版N首发o:0@C

  如果没钱?

  你算个什么东西,谁认识你?

  所以,叶尘那句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绝对没有任何夸张的成分。

  叶尘拣回地上的银行卡,对气得胸脯起伏的何心妍叫嚣,“你不用瞪着小爷看,小爷实话实说罢了,只要小爷愿意出钱,不出明天,你不是被弃尸荒野,就是石沉大海?!?/p>

  “所以,拿上这银行卡,然后给小爷滚蛋...”

  叶尘既装逼,又拽出上天的模样,加上那有钱可以为所欲为的话,羞辱得何心妍整个人不受控制的颤抖,美眸发红,泪光闪闪,皓齿紧紧咬着红唇。

  说实话,她从来没被人如此的过分的羞辱过,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她只想为自己争取失去的第一次的补偿,叶尘凭什么用钱羞辱她?

  忍不住哭泣起来以后,何心妍站了起来,抓起拳头向叶尘胸口用力的砸去,“人渣,我何心妍就算再穷,也不会因为钱,出卖自己的尊严,我再穷,也穷得有骨气?!?/p>

  何心妍拽着叶尘的手,不给叶尘离开,另外的拳头不停砸叶尘身上,“我告诉你,我不是为了钱,我只想讨个公道,只想要个解释,你为什么羞辱我?”

  “就因为我何心妍没你有钱吗...”

  这句话,何心妍撕心裂肺的叫唤出来。

  何心妍的拳头不停锤打在叶尘身上,虽然力度不大,但仍然让叶尘很不舒服,加上没有人愿意被打而不还手。

  “你这疯女人,疯够了没有?”叶尘抓住何心妍砸下来的拳头,阴沉着脸吓唬何心妍,“我叶尘告诉你,继续动手的话,别怪我不客气?!?/p>

  何心妍被叶尘刺激得不轻,挣脱不开叶尘的手,瞪着眼尖叫,“不客气?你是男人的话,有本事就对我不客气?!?/p>

  “警告你,别招惹小爷,否则后果你自己承担?!?/p>

  “我招惹你怎么了,你这人渣,是男人的话,有本事打我,有本事对我动手,动手??!”何心妍这明显是逆水行舟,非得与叶尘叫板,彻底的激怒叶尘才安心。

  这神经病女人不是想知道,他叶尘敢不敢动手,他要是不做点什么,这神经病女人,怎知道他叶尘是不是男人?

  撕拉!

  叶尘撕扯何心妍的睡衣,胸口位置被撕扯出一块布,叶尘这举动,让何心妍惊慌失措到了极点,脸上的惊恐之色前所未有的浓厚,同时被吓得不轻。

  “人...人渣...你到底想怎样...”何心妍捂着胸口被撕烂的睡衣,惊恐万状的连连后退。

  “小爷想怎样?你不是废话吗?你说小爷不是男人,小爷让你知道,什么叫男人?!币冻酒沧炖湫?,不管何心妍挣扎,扔何心妍到床上,“你之前不是嚷着小爷拿了你第一次吗,接下来你好好看清楚,小爷上次有没有拿你第一次...”

  叶尘这一次认真的,不顾一切的撕扯何心妍身上睡衣,让何心妍真的慌了,慌得手足无措。

  如果知道叶尘真的动手,她一定不叫嚣叶尘。

  现在叶尘就像一头猛兽,不管她怎样挣扎,都是无济于事。

  何心妍伤心欲绝的道:“叶尘,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找你麻烦,不找你要说法了,你放了我,放了我!”

  现在才来求饶?

  迟了。

  叶尘听着何心妍的苦苦哀求,然而并没有停手的意思。

  因为这一切,全是何心妍自找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